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消失的老城墙:致老北京无处安放的青春

作者:admin|文章来源:未知|发布时间:2017-11-05 14:14

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 研究员  杨延红 作品欣赏

今年88岁的孔庆普一生中有两件让他痛苦的无法忍受的事,一件是文革动乱被批斗受辱,另一件则是他年轻时曾经亲手指挥拆除了北京城的老城墙。他将拆除城墙的行为称为“别人不可能体会到的极其痛苦的事情”。我不知道孔庆普老人究竟有多痛苦,但至少,当知道北京城曾有许多老城墙的人越来越少时,我们亦是痛苦的。

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 研究员  杨延红 作品欣赏

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 研究员  杨延红 作品欣赏

1950年2月,梁思成与城市规划专家陈占祥一起提出,在北京旧城的西侧新建一座新城使用,并在新旧两城之间建立东西干道连接,使其成为政治中心+城市博物馆的综合结构。然而这个建议并没有被采纳,到1958年,北京39.75公里的老城墙基本全都跟人们挥手拜拜了。老北京人口中常说的“内九外七皇城四”,除了正阳门(内城)、永定门(外城,复建城楼)、和天安门(皇城)之外,其余全部被拆除干净或仅留遗址供人凭吊。这些老城墙的拆除时间基本都是20世纪中旬左右,理由通常都是修筑新城设施,例如地铁、火车等,少部分是因为本身年久失修影响安全而被拆除。拆下来的筑楼材料,则一般会被改作他用或直接售卖,朝阳门曾经保留了拆除的材料,但在之后的时光中依然遗失殆尽。

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 研究员  杨延红 作品欣赏

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 研究员  杨延红 作品欣赏

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 研究员  杨延红 作品欣赏

     老北京的城门并不是只是一个孤零零的门,而是一个由城楼、箭楼、闸楼和瓮城加在一起形成的组合。城楼通常为主体,侧面设置箭楼和闸楼用以防御,中间围城的空间则成为瓮城。箭楼的外观通常比较统一,闸楼类似于小型箭楼,一般只有各个城门会有微妙的差别。这些曾经承载着老北京气韵的老城楼。

杨延红

  杨延红  1966年生,当代泼彩山水画家。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及北京画院高研班;从师于著名画家李行简、蒋彩萍、黄润华、黄均、张步、石齐等;多次受到著名画家杨延文先生的指点;曾于北京、福州、青岛、呼和浩特、兰州等举办画展;应邀参加第十九届北京艺术愽览会;其作品被有关机构及收藏家收藏,多幅作品被《人民美术家》《艺术鉴藏》等刊物发表,《荣宝斋在线》《杏坛艺拍》多次为其做过专场拍卖。现为中国画艺术研究院艺委会副主任、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、人民铁道书画院理事、中国商业联合会书法家分会理事。多幅作品收录于2015年出版《杨延红书画作品集》。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


友情链接

申请